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中山路65号
  • 邮编:150036
  • 电话:86-451-55575151
  • 传真:86-451-82265058
  • E-mail:kyjt01@163.com
新闻中心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中国黄金产业在改革开放中重塑

上传日期:2018-12-13

庆祝改革开放40年——记录黄金大时代

中国黄金产业在改革开放中重塑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8-12-11作者:中国黄金协会副会长 招远市黄金协会会长 路东尚


山东招远,是闻名中外的“中国金都”,也是中国最大、最重要的产金区之一。今年8月27日,第六届黄金节在招远开幕,来自全球各地的黄金从业者齐聚一堂,让这座多彩的“金都”更加绚丽。

然而,40年前的这里,6座黄金矿山均为边采边探,几乎没有储量,矿山工人不到1000名,黄金年产量只有四五万两,冶炼厂和精炼厂还没建成……当时的招远,毫无“金都”的影子。

40年后的今天,“金都”招远已经拥有57座黄金矿山、3万多人从事黄金采、选、冶、深加工行业,矿产金年产量超过120万两,冶炼规模达到203万两/年,精炼规模达到150吨/年,目前保有黄金储量1000多吨、远景储量3000多吨。矿业产业链转变为金、铁、铜、铅锌多金属开发,黄金产业链也实现了上游、下游的贯通,延伸到首饰加工、工业用金、金矿石雕刻等领域。

窥一斑而见全豹。招远黄金产业的从无到有、由弱到强、从单一化到多元化发展的过程,正是我国黄金产业改革开放40年发展变化的一个缩影。40年来,时代的更迭让我国黄金产业有了蓬勃生长的土壤。在时代发展的大潮中,黄金产业也一路辉煌。

 

入轨快车道

回望改革开放40年,我国从一个年产金十余吨的“黄金小国”,一跃成为连续11年黄金产量世界第一的“黄金大国”;黄金产业由名不见经传的跟随者,变为全球黄金产业的引领者。一路走来,改革开放将我国黄金产业推进了发展的快车道。

第一,产业规模不断壮大。在改革开放之前,100吨/日到200吨/日的选矿厂就已经算是规模较大的黄金矿山了。改革开放几年之后,三山岛、焦家、新城、玲珑等4家日处理量达到500吨的大型金矿山拔地而起。其中,三山岛金矿日处理能力达到1500吨,成为当时规模最大的金矿。而现在,大型金矿日处理量早已达到几千吨甚至上万吨。我国黄金矿山企业生产能力的大幅提升显而易见。

1977年,我国黄金产量只有16吨,但这仍然突破了1911年15吨的历史纪录。改革开放以后,我国只用了短短17年的时间,黄金产量便突破百吨大关;更是在2007年达到270.49吨,超越南非成为世界第一黄金生产国。截至目前,我国已经连续11年黄金产量位列全球第一。

直到1985年,我国黄金矿山保有资源工业储量仅有不到300吨,远景储量382.6吨;而现在,我国黄金查明资源储量已超过万吨,达到13195.6吨,仅次于南非位居全球第二位。

改革开放之初,我国绝大部分黄金矿山企业规模属于小型,仅有夹皮沟金矿等几座年产黄金在1吨以上的金矿。而现在,年产黄金1吨以上的金矿已有几十家。紫金山金铜矿成为我国唯一年产黄金超过10吨的单体金矿山。黄金矿山工人也从改革开放以前的几千人,扩大到现在的十几万人。

第二,现代化水平迅速提高。无论是工艺技术,还是装备设施,在这40年间均有了质的提升。20世纪70年代,群采是我国黄金生产的主导形式;改革开放以后,我国黄金生产形式最大变化就是由群采转变为机械化采金。尤其是从国外引进了先进的机械化、自动化装备,如采金船、钻机等。现在,凿岩台车、铲运机、喷浆机、锚杆机、提升机等设备,将整个采矿过程带入了机械化和自动化时代。

选矿工艺进步显著。过去,矿山企业只是进行简单的浮选或重选,然后运送到冶炼厂进行直接火法冶炼;现在,选矿工艺很丰富,对于难选冶金矿有生物氧化、原矿焙烧、高压氧化等工艺。值得一提的是,我国黄金行业已经具备采矿的全尾砂高浓度胶结充填技术、难选冶矿石的处理技术、低品位金矿的堆浸技术、尾矿浓缩膏体排放技术和低氰提金技术等五大优势。

第三,产业链持续拉长。改革开放以前,我国虽然已经形成了黄金地质资源勘查队伍,建立了黄金设计院和研究院,但是其发挥的作用极为有限,到1975年时,黄金地质资源勘查队伍大部分已经转为勘探其他矿种,黄金基建力量也已基本消失殆尽。同时,统购统销的国家管制,使黄金在生产出来就立刻由国家储存,极大地限制了黄金产业链的发展。

改革开放以后,我国黄金产业链不断延伸而且日益丰富,已经形成了黄金勘探、开采、选冶、加工制造、批发零售、投资交易等上下游产业链融合贯通、门类齐全、互为支撑、协调发展的黄金产业体系。而随着科技进步的推进,黄金在应用上也在不断拓展,除了用于首饰加工外,已经逐步进入到工业、医疗、电子、化工等领域。有些黄金企业则以采选业为基础向下游延伸,如黄金流通、会展领域,以及文化旅游产业。

产业链的延伸充分发挥了我国黄金矿业的优势与特点,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黄金产业得以迅速发展的重要原因,同时也为黄金企业规模化发展开辟了道路。

 

市场开放开创黄金产业发展新纪元

黄金管理体制的改革使我国黄金行业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从封闭的统购统配向黄金市场放开转变。全面的市场开放,彻底改变了我国黄金产业的发展轨道,开创了我国黄金产业发展的新纪元。

第一,改革推动黄金产业质的变化。一方面,改革调动了黄金企业的积极性。我国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开始就对黄金进行了严格的国家管制,黄金产业的生产建设全都由国家下达指令性计划,生产的黄金也要全部上交国家,但是黄金的收购价格是国家设定,并没有和市场接轨,黄金企业很难得到较大的经济效益,导致我国黄金产业在很长一段时期缺乏发展动力,虽然黄金产量有所上涨,但是黄金产业却并没有发生质的变化。

2002年10月30日,上海黄金交易所开业,黄金管制解除,我国黄金市场开始逐步放开,整个生产体系发生了变化,黄金企业及产业供应链的积极性都被调动起来,焕发出勃勃生机,我国黄金产业由此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

另一方面,改革推动了黄金企业所有制形式的多元化。过去就是单一化的国有金矿,所有资产归国家所有,体制机制改革让国有黄金企业走向了公司化,然后由公司化走向资本市场。而随着体制的改革,我国黄金企业所有制形式日益多元化,有合资企业、股份制企业,还有上市公司,如今我国黄金行业的上市公司就有11家。

此外,改革也促进黄金企业的管理变革。过去我国实行的是计划经济,是有计划的生产,改革开放以后,为了调动工人的积极性,黄金企业采取了灵活机动的管理方法和管理方式,整个管理体制和管理机制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这也促使大型黄金企业集团的诞生,如中国黄金集团、山东黄金集团、紫金矿业集团和山东招金集团等。而大型黄金企业集团的产生又带动了整个黄金行业的发展。

第二,开放促进了黄金企业“走出去”和“引进来”。在黄金国家管制时期我国黄金行业是封闭的,各个金矿之间也是相对独立,改革开放以后,大型黄金企业集团开始“走出去”,有的到阜外发展,例如山东招金集团目前阜外企业遍布甘肃、新疆等地,有的走向国外,例如紫金矿业集团在21世纪初确立了“三步走”国际化发展战略,如今境外项目矿产金产量占紫金矿业集团总量超过三分之一,中国黄金集团、山东黄金集团和赤峰黄金都在海外进行矿业开发。可以说,“走出去”是开放而诞生的新生事物。

开放也使全球的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被引入到我国黄金产业。过去大多采用的都是国内生产的小型设备,改革开放以后,我国黄金企业引进了大量的新技术、新装备,既有采矿设备,也有选矿技术与装备,像山东招金集团引进了瑞典的技术,三山岛金矿使用了8个国家的设备,这些技术与装备对于我国黄金产业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例如通过向南非借鉴而自主研发的生物氧化提金工艺有效解决了难选冶资源的开发利用难题,从美国引进的堆浸工艺则使低品位黄金资源的高效回收成为可能。

开放加强了全球黄金行业的技术交流与人员交流。改革开放让我国与全球的联系更加紧密,世界黄金行业也有了更多的机会进行相互交流,近年来,黄金行业大型国际性论坛、会议日益增多,全球黄金业界人士通过交流,推动了我国黄金生产技术的进步和装备的升级,同时也促进了双方的合作共赢。

 

新时代,机遇与挑战并存

正如硬币的两面,随着我国进入新时代,我国黄金产业的发展机遇与挑战也是并存的。近年来,随着国家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我国黄金产业也迎来了新的机遇,同时面临新的挑战。

第一,“一带一路”倡议。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得到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和积极响应。5年来,“一带一路”倡议从理念转化为行动,从愿景转变为现实,为实现世界共同发展繁荣注入推动力量,增添不竭动力。

“一带一路”倡议同样也给我国黄金产业带来了历史性机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黄金资源丰富,消费需求旺盛,投资交易活跃,“一带一路”区域的黄金储量约为26700吨,占全球总储量的47%;黄金年产量约为1160吨,占全球的36%;黄金制造业用金约为1920吨,占全球的80%,可以说“一带一路”也是一条“黄金之路”,这对于我国黄金企业来说大有可为。

而40年来的快速发展促使我国在黄金矿业开发方面积累了融资、技术、管理等多方面的经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有利于我国黄金企业“走出去”,提升企业国际化水平,从而实现我国在国际黄金产业上的话语权。

但与此同时,“走出去”也充满了风险和挑战。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国黄金企业并没有太多的“走出去”经验,诸多尝试大多以失败告终。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数量众多,社会制度、政治经济发展情况、法律体系、民族宗教文化和风俗习惯都各不相同,而黄金资源开发属于技术密集型、资金密集型产业,资金需求量大,资本回收周期长,如何尽快适应当地法律法规与风俗习惯,就成为了“走出去”的巨大挑战。

第二,绿色发展。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毋庸置疑,只有坚持绿色发展,我国黄金产业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高质量发展。2018年6月,自然资源部发布《黄金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建设绿色矿山成为我国黄金企业的共同目标。这对我国黄金产业来说既是机遇,同时也是挑战。

建设绿色矿山,就要以促进资源合理利用、节能减排、保护生态环境和矿地和谐为主要目标,最终实现资源开发的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协调统一,为发展绿色矿业、建设绿色矿山提供技术和管理支撑。而为了达到绿色发展的要求,部分黄金矿山企业只能选择关停整改,这不仅造成黄金产量和效益的下降,技术改造所带来的巨大资金投入也是黄金企业面临的巨大挑战。

但是同时,通过标准的制定,也能充分调动黄金企业的积极性,加强行业自律,使黄金企业将优化工业设计、改造生产工艺、节能减排、绿化矿区环境的外在要求转化为企业发展的内在动力,自觉承担起节约集约利用资源、节能减排、环境重建、土地复垦、带动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企业责任。

同时,绿色发展的要求也淘汰了部分不合规的黄金企业,这也给了其他黄金企业资源整合的机遇,有利于促进我国黄金产业从粗放式发展向精细化发展转变。

第三,信息化和智能化。当前的时代是信息化时代,大数据、物联网等新技术与矿业不断交叉融合,给传统型的黄金矿业企业的改造、提升创造了条件,包括技术的提升、经济指标的提升和管理水平的提升。而数字化、智能化技术和装备研发应用,使矿业发展新动能日益强劲,为黄金矿业转型升级,实现创新发展开辟了新领域,也有助于黄金产业现代化的发展。

但是矿山智能化过程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全方面的投入和配置统筹,一方面矿业企业要合理规划发展方向,系统设计建设方案,通过多专业、多领域的技术融合,形成系统性的智能化建设规划,打造适合自身的智能化矿山组织实施模型,这不仅需要大量的专业性技术人才,同时需要构建和完善专家系统,实现数字化高度集成和决策支持;另一方面,建设数字化、智能化矿山,需要引入引进智能化生产系统或设备,这就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以及生产成本的控制。同时,数字化、智能化如何与传统生产工艺相融合也是挑战之一。

不管是“一带一路”倡议、绿色发展,还是数字化、智能化,都有认识的问题、适应的问题、人才的问题。这三个问题如果不能解决好,那对我国黄金产业的发展来说只会起到阻碍作用,但是如果正确处理好认识、适应与人才的问题,“一带一路”倡议、绿色发展和数字化智能化必将成为推动黄金产业转型发展的重要动力。

 

继续深化改革,扩大对外开放

过去40年已经证明了黄金行业所取得的成就得益于改革开放,在当前我国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对外开放的背景下,只有顺势而为,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我国黄金产业要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继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主动“走出去”。

一是解放思想、深化改革。黄金虽然是传统产业,但是互联网的发展使“互联网+黄金”成为新的发展模式,2018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通过改革创新,走在高质量发展前列。我国黄金产业要实现持续改革与开放,就必须首先解放思想,具备互联网思维,将传统业务和现代互联网技术有效对接,开发新产品,开创新业态,同时要具备全球一体化思维,积极引进国外先进技术与管理理念,从而提升自身的管理水平。此外,我国黄金产业也要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产业集中度,转变增长方式,淘汰落后产能,创新加工技术工艺,确保绿色发展与高质量发展。

二是抱团取暖、协同出海。“天下黄金是一家”,黄金产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具有的良好合作基础,并具备先行优势,我国黄金企业要加强互动交流,推进优势互补,促进务实合作,同时充分利用混合所有制经济改革的大背景,创新实施国内资源整合,“国企+民企联合”抱团出海,勘探、开发境外黄金资源,实现全球资源主导权和有效配置,不断推动黄金行业国际化进程,进一步引领全球行业技术发展,建成在全球产业发展中具有话语权和影响力的世界一流黄金矿业领军企业。

三是加大科技创新力度。科技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纵观改革开放40年,从低品位、难选冶资源的提金工艺到环保提金技术,从地质勘探到黄金多样化应用,科技创新在发展过程中始终起着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我国黄金企业要积极响应国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大力培养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队伍,同时,各大黄金企业集团要相互合作,加强对行业关键、共性技术难题的研发攻关,为黄金行业持续发展提供牢固的技术和人才支撑。此外,要通过科技创新持续延伸黄金产业链,研发新产品,创新新业态,提高资源开发综合效益,提高全产业链价值,推动全行业的转型升级。